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栏目导航:经典散文优美散文抒情散文写景散文伤感散文爱情散文长篇散文古代散文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亦称杂文,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写作者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岁月悠悠

【散文随笔】岁月悠悠

今天是周日,我早早起来,准备去参加小学同学聚会。 前些天,有些同学就建议要去江北度假村聚一聚,一定要戴上红领巾,再带上小时候做游戏用的口袋、毽子、玻璃球和嘎拉哈等。大家在一起共同寻找童年,分享童年的快乐

童年的小火炉

【散文随笔】童年的小火炉

在记忆中,儿时的冬天才叫冬天。连野外游荡的风都受不了,削尖了脑袋从衣领袖口往热身子里蹭。下大雪倒不怕,怕的是化雪不利索,光头凌冰拉扯一冬天。大人们还好,躲在家里烤树疙瘩火搓包谷、做针线活。最冷的还是学

冬日闲话

【散文随笔】冬日闲话

山上的亭子,看起来颇为萧瑟,阶砌旁的石头光溜溜的,缝隙里杂夹着尘土和细小的落枝。冬天的光景,四处便是一样,总一副大风刮过的样子,荒寒而干净。若在悠闲的春日,从这里拾级而上,便能听见风里喳喳的鹊声。那时

窗前一棵树

【散文随笔】窗前一棵树

我家住二楼,每天早上推开阳台窗看天气,最先进入我眼帘的是一棵小树。 我与小树天天见面。去年秋天,这棵小树已长到与二楼阳台平齐,我可以略带俯瞰角度观看树顶。一次看到树梢放射状的叶片,在秋阳下十分美丽,打算

春节记忆

【散文随笔】春节记忆

旧时的春节农村不叫春节,叫过年。过年了,放鞭炮,吃水饺,舞狮子,辛劳一年的乡亲们难得有这么热闹的时候,一个个笑逐颜开,家里家外洋溢着幸福。直到过了正月十五,大人开始忙春耕,学生背上书包上学堂,新的一年

追赶世界的脚步

【散文随笔】追赶世界的脚步

2015年1月22日,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是入冬以来难得的好天气。我有幸随报纸、电视、网络等媒体一道参与交通大会战采风活动。 对路,其实所知不多。我是带着掩抑不住的好奇心参加活动的。然而此行,却让我对路有了认

落叶情怀

【散文随笔】落叶情怀

牵着儿子的小手,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散步。又是秋风扫落叶的季节了,无边落木萧萧下,令环卫工人扫之不及,堆成堆,付之一炬,便起了滚滚的浓烟,散发了满街的烟草味。 三岁的儿子好奇地问:妈妈,叶子为什么会落下来啊

年味

【散文随笔】年味

一晃年关又要到了。 周末逛农贸市场看腌制香肠、腊肉的人人头攒动,络绎不绝,便感觉到新一年就要来了。伴随着时间的脚步声,年离我们越来越近。于是便想起从前的一些记忆。 小时候冬腊月的时候,小朋友们就会唱起红

旧年书

【散文随笔】旧年书

枯寒的黄昏,有多落寞,尽管屋顶上尚有残雪。这让人想起油画里默然堆草的丰腴大嫂,一只山岩上尽情观想的年迈秃鹰。 山是一截连绵不断忽又戛然而止的省略符,它的影子在淡淡的雾气中隐现升腾,樵夫渔子们吞下了落日,

雪花飘落

【散文随笔】雪花飘落

每年冬天都是要盼着下几场雪的。没雪的冬天,算不得冬天。 正这样想着,昨夜还在梦里,雪便铺了一地。薄薄的,像谁不小心洒落的面粉。 若是下雪,当是一场铺天盖地的鹅毛大雪,才构成一幅填满心底的画吧。画面浓郁真

腊月里的年味儿

【散文随笔】腊月里的年味儿

进入腊月,从一碗腊八粥开始,过年的味道渐渐浓了。要过年了。 开始筹划着走走亲戚,购点年货犒赏自己。如今的过年不比过去物质贫乏的年代,非要到过年才能吃到有鱼有肉的饭菜。所以,即使是购置年货,也是各式各样买

月黑风高走戈壁

【散文随笔】月黑风高走戈壁

现时很少有人炫富了,因为会被人嗤笑的。一个冬冷寒天只穿一条裤衩的人,一个在垃圾堆里捡拾烂菜帮子充饥的人,也能道出谁谁腰缠万贯他认识,以及有多少资产几个老婆几个二奶,生活中这种例子实在太多了。 经过几十年

我的生命里注定有一场大雪在落

【散文随笔】我的生命里注定有一场大雪在落

那年,应该是个大雪封窗的季节,我故意装得自己与别人并没有什么过大的落差,心里却塞满了别人看不见的阴冷。太阳被隐藏了一般宁寂,似乎永远坦露着灰蒙蒙阴沉沉的脸色,那属于冬天的光影 下午到黄昏,这段时间过得不

虚弱的独白

【散文随笔】虚弱的独白

我缓缓地拉开了布帘,阳光透了进来,像恋人一样温馨。虽然我的面容已然憔悴,已然黯淡,但是憧憬阳光的心却不曾改变。 窗的外边,有着孩子们嬉戏的身影,他们绕着大树,做着游戏,真实地感受着幸福与乐趣。而我只是不

乡愁最关是过年

【散文随笔】乡愁最关是过年

掐指一算,离开家乡已经34年了。这些年来,不管是在繁华喧嚣的大都市,还是在恬淡幽静的小县城;不管是孑然一身之时,还是成家立业之后,常常会想起小时候在家过年的一些情景,有时想着想着,一个人还会情不自禁地笑

母亲的把子菜

【散文随笔】母亲的把子菜

住在县城,心却总是回到乡下老家。不为别的,就是惦记着母亲咸菜缸里的把子菜。 知道我好这一口,所以每次老父老母进城小住时,捎些时鲜蔬菜和她亲手腌制的把子菜,也就成了母亲的一种条件反射。即便是年事已高,母亲

记雪夜

【散文随笔】记雪夜

江南的雪,似乎并不常见。而我却每每为其沉醉。 不知多久未曾在夜下独自思索。或许每次总怕惹起几分愁绪,好似若有若无,又仿佛无从回避。今夜却又一次关了灯,任黑暗如同野兽将我紧缩的心扉撕开裂缝,逐渐将灵魂吞噬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散文随笔】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余辉,落霞。 柳荫下,步行的是我。那残风似是要将黄昏揉碎,一丝丝的透入我的记忆,我似是嗅到了那如烟的往事,依稀的记得我从这启程时,也是杨柳成行。 也许,世间的旅客在憔悴之时,总能听到乡音的呼唤。当满心疲

雨下在一个小镇

【散文随笔】雨下在一个小镇

沂溪河从湘中山区的桂岩山发源,自南向北,流到一个叫石坪里的地方,生出一个拙朴的小镇。 小镇的天空常常下雨,最常见的微雨,如琴弦上跳动的音符,穿越时空,敲击万物。千百年来,小镇就在这湿润中生长。那些雨虽然

山中红枣

【散文随笔】山中红枣

从亲戚家随便挖来几棵枣拐,种到门前的空地上,不经意间竟然长大了。 现在的枣树很粗壮了,身上许多像针尖一样的刺,高高的树干弯弯曲曲的、皱裂粗糙,硬橛橛的枝杈相互攀缘缠绕,一层层的树枝像伞骨似的向四面八方伸

中国诗词大会,中国诗词再受热捧 看国外流行哪些

中国诗词大会,中国诗词再

  中央电视台大型文化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自春节播出以来广受欢迎。节目坚持从诗词文化

详情内容
一直到天堂,我都思念着你们

一直到天堂,我都思念着

望着月亮,在远方的你们可好,曾经的青春,曾经的欢笑与泪水,曾经的友爱与互助,曾经的促膝谈心

详情内容
一个人系列之一个人的火车

一个人系列之一个人的火

  一个人的火车  长安余韵  这里的女人很善良,很美。  她们喜欢把太阳关在月亮里面。 

详情内容

你眼中的青云塔是这样

用爱的目光去眺望青云塔,感觉总是很亲切!它就像小时候的我,长成嫩嫩的小竹笋,笋根扎地,笋尖朝天,那么幼稚的站


最深的红尘里,陌上为

红尘陌里,熙熙攘攘,我是天空中一朵白云,还在漂泊丶流浪,被风吹散了远方。那一年花开,轻轻落入我眼底,一个回眸

详细内容